心理资源

你没有承担他人情绪的责任
关注:264 次  

对他人情绪敏感是什么样的?

 

1. 对细节敏锐度高,且会不受控制地加以解读

总能注意到他人注意不到的细枝末节。如,在向他人求助、邀约时,对方哪怕迟疑了一瞬间,也会捕捉到,紧接着开始在脑中对对方的迟疑作出种种解读——是不愿意吗?勉强答应我的吗?是在想怎么拒绝我吗?

 

2. 通常能够迅速察觉出他人情绪的变化

他人情绪的变化被放大,仿佛能感受到某种“情绪的磁场”。一旦周遭的人情绪有丝毫的不对,都能迅速察觉,尤其是悲伤、愤怒、失望等负面情绪。


3. 在和他人相处时表现得小心翼翼,常常会不自觉地扮演老好人

由于对他人情绪过敏感,且深受这些情绪的影响,因此总是试图确保周围每个人都开心,不自觉地取悦甚至牺牲自己的利益。有时可能自己都分不清是出于对他人的关心,还是因为他人的情绪影响太大。


4. 常常觉得自己“共情能力过强”

当身边的人陷入负面情绪时,常觉得自己的情绪比他们还要强烈,就像那已经成为了你的情绪。在观看、阅读影视或文学作品时,也总是“入戏太深”,久久不能从别人的故事和情感中脱离出来。看到他人受苦,总想伸出援手,觉得自己得做些什么,即使别人并没有向你求助。

为什么对他人情绪这么敏感?

 

异常敏感和过度共情可能是天生的。除此之外,更多是在成长过程中被“培育”出来的。


危险环境

照料者的情绪是极不稳定且难以预测的,会将一些强烈的情绪发泄到孩子或其他家庭成员身上,很大可能会演化为言语或肢体暴力。一部分情绪不稳定的家长可能还患有边缘型,自恋型或表演型人格障碍。


孩子在这样的环境中会常常处于一种持续的惊恐,焦虑或害怕的状态,不知道接下来可能会发生什么,只能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不仅无法从这样不会管理和控制自己情绪的父母身上得到稳定的支持和照料,有时还不得不充当起照料父母的角色。从而被迫学会对他人的情绪保持高度的敏感。


情绪的变化在他们看来是一个危险信号。在这种环境下习得的“过强的共情能力”是对自身安全的担忧 ,是一种保护机制。只有在第一时间觉察到他人情绪细微的变化,在第一时间做好应对的准备,才有更大的概率减少受到的伤害。


批评性环境

照料者往往过于严厉,苛刻,并以极高的、甚至不切实际的标准要求孩子。孩子会因为做错了事或是没有达到父母的期望而受到批评和惩罚,却很少在表现出色时得到应有的鼓励和赞许。除了口头上的指责与外在的惩罚之外,更多的是使用情绪暴力。


如,父母可能会在孩子未能达到自己要求之后表现得极其烦躁和郁闷,不断地叹气或者干脆不跟孩子说话,借此来向孩子表达:“你很糟糕,我很失望”。事实上,将批评化作无声的情绪会比直接的责骂更加让人喘不过气。


以批评为主的教养方式会对孩子造成十分深远的影响,它把孩子的大脑训练成一种“过度强调过失”的模式。一方面使得孩子逐渐内化父母对自己的苛责,认为那就是一种对自己客观的反馈,相信自己正如他们评价中的那样一无是处。另一方面,孩子会把别人的情绪解读为对自己的负面评价:


——“他/她好像生气了,是因为我刚才太蠢了?”,“他/她看起来心情不好,是因为觉得我这个人太无趣了?”长大后,他们会变得对他人的情绪格外敏感,并把那些情绪都当作是对自己的负面评价,而为了让他人对自己满意,他们会去尽力平稳那些情绪。


事实上,不论是在危险环境还是批评环境下成长的孩子,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特点:无法意识到别人的情绪与自己可能并不相关。这与一种被称作过度卷入的,不健康的家庭模式紧密相关。在任何一种关系中,个人边界都是重要且必要的,而健康的个人边界就意味着对自己的情绪和行为负责,但不对他人的情绪和行为负责。

危险环境中长大的孩子认为别人的情绪和自己的安危紧密相关,需要看到周遭人平静、快乐,来确保自己的安全。而批评环境中长大的孩子则将他人的负面情绪视作一种对自己的评价,他们害怕受到负面的评价,想要维持自己的形象。


因此,即使目的有所不同,深受这两种环境影响的孩子都认为别人的情绪和自己一定有关,认为自己需要对别人的情绪负责,认为自己有责任平稳他人的情绪。如果你发现上述的情况和你自己很像,或者对他人情绪的过度敏感也已经对你造成了困扰,那么,你可能需要正确的共情。

什么是真正的共情,又该如何做到?

1. 明确自己的情绪来自哪里

首先需要觉察自己被他人的情绪影响究竟是由于感同身受,在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还是仅仅只是被对方那种强烈的情绪感染。在看到他人心情低落,而自己也似乎因此变得低落时,问一问自己:我的低落是因为我尽量想象把自己放到了和对方同样的处境,所以体会到了他身在其中的痛苦;还是我只是看到他低落,觉得这种‘身边的人情绪不好’的感觉让我很紧张、焦灼,因此想让他恢复平静?如此一来,你能够区分自己是在共情对方,还是更多出于对自己的保护。


2. “这真的与我相关吗?“

如果发现自己对他人情绪的敏感是出于害怕自己因此受到伤害,或担心是对自己的评价,那么需要明白以及去证实,他人的情绪可能与你无关。可以试着留心并记录下周围人情绪激动的时刻,克制住自己不去做出反应,比如牺牲自己的利益去取悦他人。


接着,需要观察对方的情绪是否是指向你的,是否真的预示了接下来他会对你造成伤害。此时你多半会发现,你并不是他人情绪的“受害者“。而如果在得到现实的验证前已经抢先一步为了自我保护作出了反应,就会失去验证的机会,因为即使没有被伤害,也会归因成”幸亏我已经先有所行动了“。不仅如此,甚至还可以在对方情绪平静下来以后直接向对方确认你的猜想和预设。

 

3. 说服自己:我没有承担他人情绪的责任

无论是为他人的共情,还是为自己的保护机制,你都用不着、也不能够为他人的情绪负责。不管是多么亲密的亲人,伴侣还是朋友,你们也始终是独立于彼此的个体。因此,在对他人的痛苦悲伤感同身受的同时,也要清晰地意识到:这是他的情绪,也是他的人生,我可以去站在他的角度上理解他现在的感受,但我不能深陷其中,无法自拔。